今日亳州 今日蒙城 今日涡阳 今日利辛
地方网 > 安徽 > 亳州市 > 今日亳州 > 正文

宝 扇 记

来源:亳州晚报 2020-11-20 08:25   /

◎李蓁蓁

北宋年间,有两个年轻人进京赶考,一天,他们住在一家旅馆里,这家老板将他们二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有点卖弄眼力似地说:

“二位相公,你们看我的眼力如何,从你们一进门,我一眼就看出你们是弟兄两个,你是哥哥,他是兄弟,是吗?”

听了这话,那年龄稍大的一位,立刻把眼一瞪:

“胡说!告诉你,我们是爷儿俩!他是我父亲!”

“他是你父亲?”老板直眨巴眼睛。

“对,他是我的亲父亲!”

老板不知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该不是开玩笑吧,他看来比你还年轻。”

“你不要问了,一点没错!”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当时,在亳州城东南角有一家姓柳的人家,家境殷实。这家有位公子名叫柳鸿飞,自幼在柳湖书堂读书。十七岁那年春天,一天,他早起独往书堂上学,走到槐树庙旁,见一位小姐穿一件黄丝绸小褂,腰束绿色罗裙,坐在庙门口的台阶上哭泣。这槐树庙供奉的就是长在大殿内的一棵古槐,周围树木丛生,历来荒凉。谁家小姐坐在这里伤心呢?他走上前去,关心地问道:

“小妹妹,你为什么这样伤心啊?”

小姐擦了擦眼泪说:

“这个,一言难尽!小哥哥,你愿帮我一下忙吗?”

为一个美丽的女子效劳,是一个男子的天职。鸿飞听了,就说: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小姐不好意思地说:

“请你靠近我一些,轻轻对我脸上吹一口气吧!”

这事当然很容易,但鸿飞又觉得很蹊跷,便问:

“这是干什么呢?”

小姐腼腆地一笑:

“这个,你先别问,现在只求你每天来上学的时候,都往我脸上吹一口气,一百天后我再告诉你!”

鸿飞说:“好吧。”于是就往前靠近一步,立在她的面前,轻轻地往她脸上吹一口气。

就这样,日日如此,不觉一百天过了九十九天。就在满百日那天,小姐来得很早,天色未明就坐在庙门口等着了。可是她等啊等啊,直等到日上三竿,也不见鸿飞到来。又等啊等啊,直等到放早学、放午学,也不见鸿飞露面。小姐望眼欲穿,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簌簌落下来。她不明白,自己期望的人儿为什么在这关键的最后一天不来了,连学也不上了。难道他身体不适?或者有什么不测?她越想越悲哀,越想越难过,泪水化作哀苦的浓雾,笼盖了眼前的一切。

突然,泪光中出现了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她揉了一下眼睛,仔细一看,出现在面前的正是柳鸿飞。只见他歪歪斜斜地走来,两眼通红,泪水满面。

“你怎么啦?”小姐忧心地问。

鸿飞歉疚地说:“小妹,我来晚了!小妹有所不知,我差一点不能再见到你。我父亲给我定了一门亲事,我不同意,昨天,父亲把我打得死去活来,又把我锁到一间黑屋里,不让我出门。可是,我想到了你,就设法从窗户上钻了出来……”

小姐说:“原来如此,太难为你了!”

鸿飞走到小姐面前,拢起嘴巴,于是一股温暖湿润的气流又轻轻掠过小姐绯红的面颊。

小姐说:“柳公子,我现在可以跟你说实话了,请你不要害怕。”

鸿飞说:“这几天,我苦恼得要命,死我都想过了,还怕什么呢?”

小姐说:“柳公子,我姓蒋,叫蒋玉环,家住亳州东关,是当朝蒋御史的女儿。我的情况跟你一样,比你还惨。父亲为了巴结同僚,给我定了一门亲事,是兵部尚书的泼皮恶少。我不同意,父亲劝我,骂我,打我,说这门亲事是定了,就是死也得同意。我想这门亲事,同意不同意,反正都是个不能活,不如我早死早托生,于是就扯条白绫,悬梁自尽了。我死了,父亲这才可怜我,在入殓的时候,把我家的传家之宝——一把玲珑宝扇,压在我的胸口上,这样,我的尸首就不会化了。近百日以来,天天和你见面的是我的鬼魂。现在,我受了你一百天的阳气,已经还阳了,可还仍然在棺材里睡着。因此,我希望你再帮我一把,今天夜里,把我从墓地里扒出来。我的坟在城东涡河南岸蒋家祖茔东边埋着,墓前有碑记,很好找。柳公子,我相信你救人一定会救到底,这件事你千万可别忘了啊!”

二人商量已定,柳鸿飞当即回到家中,假称同意了父母定的亲事,吃了一顿饱饭,入夜,便拿了铁锨、斧凿等物往城东去了。很快,他找到了蒋玉环的坟墓,扒开土层,劈开棺扣,掀开棺盖,顿觉一股幽香扑鼻而来。鸿飞从棺腔中扶起蒋小姐,蒋小姐坐起身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对鸿飞说:

“柳公子,你救了我,我一辈子也报答不完你对我的恩德啊!”

鸿飞说:“别说这个了,快出来咱走吧!”

蒋玉环就把压在身上的宝扇收起,又收拾了一下棺中的细软,在鸿飞的搀扶下从棺中走出来。

玉环考虑一下,对鸿飞说:“请你把坟修好,咱们再离开这里吧。”

鸿飞觉得有道理,就忙把棺盖盖好,把土拢上,又撒些荒草在上面。这时,蒋玉环说道:

“柳公子,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鸿飞说:“什么事?你说吧。”

玉环说:“现在我们落在同样的命运里,你又救了我的命。为了好好报答你,我愿把终身许配于你,希望你能答应我。”

鸿飞说:“我也有此想法,我们成了亲,就方便了,就可以一起远走高飞。”

两人商量妥当,于是就在墓地撮土为香,以月为媒,对着月亮,对着双方父母所在的方向,磕了几个头,算是拜了天地。于是二人乘着月色,携手走出了墓地,连夜奔往他乡去了。

走得越远越好,于是他们风餐露宿,夜住晓行,向着东南方向走了一月有余,这一天来到了苏州地面。他们在虎丘北面的一个乡村里住了下来,决定在这里安家。蒋玉环将自己的首饰卖了,置了一点田宅,盖了两间茅屋,买了一些家具,于是他们就成了这里的新居户。

蒋玉环在老家亳州学得一手好刺绣,在绢帛上绣得花草人物等,栩栩如生,苏州人见了,争相求购。玉环决心凭自己的手艺挣钱度日,让鸿飞继续攻读,以求功名。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谁知不到半年,不幸的事发生了。柳鸿飞本是白面书生,哪经过这样的折腾,半年来的劳累使他积劳成疾,忽得暴病而亡。蒋玉环哭得死去活来,但也没有用处,只得买了一口棺材,将丈夫深深埋葬。入殓的时候,蒋玉环又将那把曾压在自己身上的宝扇,盖在丈夫柳鸿飞身上。就这样,新人成了新坟。蒋玉环泪洒坟土,艰难度日。

不久,她生了一个男孩儿,起名叫继祖,从此,便精心抚养孩子,生活中有了乐趣,也有了希望。

转眼,十八年过去了,继祖长大成人了,学识也有了。蒋玉环看到继祖,时常想起丈夫柳鸿飞。一天夜里,她忽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丈夫柳鸿飞回到家中,对她说:“玉环,我没有死,我太累了。歇了那么长时间,现在总算歇过来了。请你让我回到你身边来吧,这木制的小屋太闷了!”

玉环醒来,惊喜不已,叫醒继祖,拿了铁锨等物,到墓地救她的丈夫去了。和当年救玉环的情况一样,鸿飞因得到宝扇的保护,身首完好,他又活过来了!但由于十八年来,他一直处在休眠状态,所以年龄不见增长,仍然是当年十七岁的模样。

一家三口,得以团圆,真是喜从天降,这件事霎时轰动了整个苏州城。恰巧这年朝廷大考,父子二人准备一下,收拾好行囊,赴京赶考去了。因此才出现故事开头所叙述的在旅馆里的那个场面。

这年在京城,父子二人都中了进士。殿试的时候,皇上见他俩文才出众,又年轻倜傥,当即点柳鸿飞为头名状元,柳继祖为榜眼。皇上又见他们两个年龄相仿,脸庞相似,又都是苏州柳姓,就问他俩是什么关系。鸿飞就把他们家中情况简单述说一遍,皇帝又惊又喜,说:“竟有如此宝扇,自古未闻!”

继祖说:“今奉母亲之命,特将宝扇带来献给皇上!”于是献上宝扇。皇上看了,非常高兴,传给满朝文武一观。众大臣看了,赞不绝口。宝扇传到御史蒋盛手里,他仔细一看,立刻大怒,当即向皇上奏道:

“启禀万岁,这柳鸿飞乃是一名盗墓之贼!”

皇上大吃一惊,问此话怎讲。

蒋御史气忿忿地说道:“这宝扇本是我传家之宝。我女儿年轻轻死了,我可怜她,入殓之时将宝扇盖在她的胸前,如今怎么会跑到柳鸿飞手中?”

柳鸿飞就把有关情况详述一遍,最后说:

“御史大人,你的女儿并没有死,她现在已成为我患难与共的妻子,你就是我的岳父大人!当年我和玉环拜月为婚,瞒了岳父,今特向岳父大人请罪!”

蒋御史听了这话,如在梦中,不敢相信。鸿飞说:“我不久即接玉环前来,向岳父大人赔罪!”

长话短说,后来玉环被接到京城,父女见面,痛哭了一场。事情很快又传到状元的故乡亳州。柳鸿飞的父母听说失踪十八年的儿子,如今有了信息,而且得妻生子,父子殿试又中了状元、榜眼,二老的这份兴奋劲儿就不用提了。正要进京寻亲,忽然得到喜报,说是当朝新科状元、榜眼,即将回乡探亲,已在路上。这件事呀,立刻又轰动了整个亳州城。

新闻推荐

一站式办理,公租房配租“大提速”

承租人正在办理手续谯城区启用公租房服务中心,让承租人不再“东奔西跑”,从审核资料到领钥匙,平均每户仅需15分钟左右——本...

亳州新闻,新鲜有料。可以走尽是天涯,难以品尽是故乡。距离亳州再远也不是问题。世界很大,期待在此相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评论:(宝 扇 记)
频道推荐
  • 9家在皖企业冲入长三角百强名单
  • 打通党员教育“最后一公里” 包河区大圩镇党校正式揭牌成立
  • 走进小雪节气 读懂时间文明 江淮晨报益起读走进淝南社区,认识传统节气魅力
  • 合肥之西 生生不息
  • 老李爱人在“保持队形”发送“健康”俩字的信息中发出了一条“突兀”的求助信息 【“最班组”拍摄手记?】一次生命与时间的赛跑
  • 热点阅读
    新版《鹿鼎记》中演技受质疑 被指用... 刘青云营救“定时炸弹”刘德华 《拆... 8.8到2.5 这版韦小宝还敢不敢说是“...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联名生意卖的是艺术还是品牌?... 朱德庸经典漫画再版 朱氏幽默疗愈人... 《2020中国好声音》唱响“英雄之城”...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