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合肥 今日巢湖 今日肥东 今日肥西 今日长丰 今日庐江
地方网 > 安徽 > 合肥市 > 今日合肥 > 正文

四牌楼,商圈繁华逾百年(上)

来源:合肥晚报 2020-09-20 01:02   /

○东风照相馆

○工农兵纺织品商店

○航拍四牌楼

合肥商业起源较早,尤其自唐宋以降,金斗城和斗梁城里逐渐形成了多处繁华的集市。金斗河、九曲水穿城而过,河畔遍布商户,贸易十分兴旺发达。到了明末清初,合肥已成为安徽著名的商埠,省内外生意人纷纷来此经商贸易。十字街、东门大街的街面上,布店、杂货店、药店、旅馆比比皆是,茶楼酒肆林立。合肥地区的商业活动有着怎样的发展过程?历史上的合肥百姓曾如何采买交易?让我们来还原曾经的合肥商业圈。

四牌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合肥人习惯把路边半弧形的建筑叫做牌楼。上世纪50年代,在原先的范巷口,即今天的长江中路和徽州大道交口处,先后建起了新华书店、百货大楼、供电大楼、轻工大楼,形成掎角之势。其实,历史上的四牌楼位于今天的长江路与宿州路交口。

老合肥都知道这样一首民谣:“一人巷难走车轿;二郎庙无人把香烧;三孝口三子尽丧;四牌楼范家修造……”四牌楼那里以前是范氏宗亲积聚的地方,俗称范巷口。范家最著名的是范大房,位于老省文联附近,曾是老合肥民居建筑中为数不多的四合院样式,建于晚清,原是土砖草舍,范氏曾祖辈购建宅基,民国初年由范氏祖辈扩建翻盖,彦、士两辈及部分家字辈三代同堂居住。抗战前夕,范氏家族不断扩大,一度彦、士、家、毓四世同堂。

还有一种传说,当年庐州战乱,有人在此巷口设立粥棚,熬粥救济灾民,被称为“饭巷口”。

根据《合肥县志》记载,合肥老四牌楼位于镇淮楼(今鼓楼十字街)南,明代这里为二层木楼,上奉奎星,但屡遭兵燹,破败不堪。600多年来,合肥的“四牌楼”也是饱经风霜、历经沧桑。据传在上个世纪初期,屹立于当时的小东门街与前大街交接处的“四牌楼”,是座砖木结构的三层亭楼,底层各有一门,均可通行马拉车。到了兵荒马乱的1927年,这座1803年重修的“四牌楼”毁于一炬。其失火的原因,当时就有“范家秉烛夜读蜡油燃火”与“范家炸油条碰翻油灯”二说。

翌年,合肥城中的各界人士纷纷捐款,又在原址上重建了一座“四牌楼”。当时,为了纪念坚守合肥两月有余、拒直鲁联军十万之敌于城外的马祥斌、王金韬两位阵亡的将军,便将“四牌楼”挪作他用,改作“马王二公祠”。此次重建的“四牌楼”,是一座亭阁式建筑,其底层的东南西北四通,各有一扇洞开的城门,宽敞高大,可以顺利地通行卡车;二楼是祭祀马、王二将军的专祠,没有他俩的牌位。

据一些年长的合肥老人回忆,抗战初期,“四牌楼”的外墙上曾经挂起“抗日救国”的匾额。可惜在1938年5月14日,“四牌楼”突然遭到侵华日军的飞机轰炸,不久又遭遇大火。

东风照相馆

东风照相馆原先是省委办公厅内部照相场所,1958年以前只为省委、省政府有关部门服务,不对外开放。1958年公私合营以后,照相馆才开始向市民开放,后来划归合肥市饮食服务公司。关于东风照相馆名字的由来,就如同样曾被改名为“东风公园”的逍遥津公园,是来自于毛泽东当年的一句话“东风压倒西风”。

东风照相馆第一次开展彩照业务时,可以用顾客盈门来形容。画工师傅专门准备了几块色彩鲜艳的布景道具,一些时尚的电器,比如摩托车、小轿车等作为背景。尽管当时照一张彩色照片价格不菲,但丝毫阻挡不了人们的热情。

2008年3月24日,东风照相馆的产权单位省委行管处、东风照相馆负责人、逍遥津街道长江中路综合改造拆迁办三方举行签字仪式,对其面积进行确认,正式启动拆迁工作。

如今的东风照相馆已经搬迁到老省委的西边,虽然已经进入到了数码时代,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对黑白相片情有独钟。这其实是一种挥之不去的“黑白情结”。即便不是拍照发烧友级的普通大众,在拍摄时标新立异地拍一拍黑白照片,也能够获得另一番与众不同的拍照乐趣。

大丰照相馆

安庆路以前叫后大街,是买卖人集中的地方。大丰照相馆就是繁华街市里最早经营摄影行业的店铺,具体位置在宿州路与徽州大道之间,大丰绝对是合肥最早的照相馆之一,至少在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就有了,后来盖绿都商城时给拆了。

那是一幢砖木结构的二层小楼,楼下是摄影间,楼上是后期制作的地方,包括暗房、修补照片的工作室。那时,不像之后的数码相机和手机这么普及,家家都可以摄影。每逢喜庆的日子,到大丰照相馆留个影,仍然是合肥人的时尚生活方式之一。

今天大家提到合肥老字号照相馆,都习惯提到东风、黄山以及人民照相馆,其实这几家都是解放以后新开的,当时同属于原合肥市饮食服务公司。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照相对于合肥市民来说还是令人兴奋的事情,全市大大小小照相馆也有很多。除了上面提到的,还有“丽芳”、“花城”、“长淮”等许多家。但因为“大丰”是真正的老字号,摄影技术水平也高,大家还是喜欢到那里去。

以前到“大丰”照相是要排队的,机关单位照集体照也必须预约。那时的照片要经过摄影、冲洗、显影、定影、上光、修补、剪切等好多道工序,因为来照相的人多,周期往往要一两个月。那时有项服务叫“加快”,一个星期就可以拿到照片,但价钱翻了一倍。有门道的人往往就“走后门”,甚至人托人,尽量争取早日拿到照片。

“大丰”是合肥第一家开展给照片着色业务的照相馆,那时还没有彩色照片,照相师傅就用水彩给照片着色,嘴唇用红色,头发用黑色,着了色的照片在今天看来十分滑稽,但在当时可是一件时髦的事情。

1958年的时候,“大丰”顺应时代发展的步伐,将营业时间延长,许多市民白天上班,都是晚上去那里照相。好玩的是去那里照相的人服装的变迁,最初是中山装、列宁装,后来是清一色的黄军装,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恢复了艺术照,紧接着有了彩照,照片里的色彩明显丰富起来。

工农兵纺织品商店

1958年,工农兵纺织品商店在长江路209号成立。由于店面较大、专业经营、地处闹市,在当时的合肥纺织品行业算是拔了头筹。鼎盛时期,店里职工有近百人。那时,工农兵纺织品商店位于四牌楼商业圈,买日用品去百货大楼、买图书去新华书店、买纺织品去工农兵纺织品商店成了当时合肥人的购物时尚。连外地到合肥出差、游玩的人只要逛四牌楼,都会到工农兵纺织品商店看看。柜台上花样翻新的布匹可以说是品种齐全,许多都是省内其他城市买不到的花色品种。党和政府也把许多荣誉给了它们,商店多次获得全国“巾帼文明示范岗”、安徽省“购物放心店”等光荣称号。

《合肥市志》上有一段文字记录商品短缺时期,合肥市对纺织品实行统购统销:“1958年,因减收(或免收)布票供应战士棉衣、棉被、蚊帐,而突破了当年的棉布控销指标,导致此后棉布货源紧张……”1960年8月,合肥市对纺织品实行凭布票供应,那时,工农兵纺织品商店门口经常有一些人在那里溜达,他们是专门倒买倒卖的布票贩子,当时要是被逮到,那是要以“投机倒把”罪处理的。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一种叫“的确良”的面料开始走俏。按今天的眼光,这种化纤面料其实既“不良”,也“不凉”。但那个年代人们没有见过那么挺括和光滑的布料,再加上颜色的多变,在当时的消费者中引起了轰动。当年工农兵纺织品商店门前,排满了抢购的人。黄大妈回忆起当年终于拥有一件“的确良”衬衣的时候,感到生活真的变好了,尽管“的确良”价格不菲,也依然挡不住人们对它的追捧。

工农兵纺织品商店昔日的名气不是一般的大,它不仅在合肥老百姓中口口相传,而且已经写进了文艺作品里。从合肥走出去的知名作家六六的长篇小说《王贵与安娜》里看到如下的描写:

“一次,安娜在工农兵纺织品商店里拿了两块布,冲着自己比来比去,问王贵:‘哪件好看?’

王贵随口讲‘红的’。

‘乡下人,就喜欢大红大绿。’安娜嗔怪。

王贵赶紧改口,另一块布也不错。

‘我讲好你就讲好,人云亦云,一点主见也没有!’安娜又责怪。

‘那你到底想要哪件?我看哪件都可以,只要你喜欢!’王贵顿时就毛躁了,有点上火。

‘我哪块都不买,我就是问问你。’说完,安娜无比惆怅地又把布放回去。

王贵彻底头大,原来是选什么都不会满意,那干吗浪费时间?真是生活处处不考验!到处是陷阱,一不留神就掉里头。”

□李云胜

新闻推荐

押金制、卡供应、限时间…… “光盘新招”能撕去自助餐“浪费”标签吗?

新华社记者王默玲滕佳妮龚雯长期以来,自助餐厅因“不能打包、任吃任取”的业态属性,刺激了小部分消费者“宁可吃剩,不能吃亏...

合肥新闻,弘扬社会正气。除了新闻,我们还传播幸福和美好!因为热爱所以付出,光阴流水,不变的是合肥这个家。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评论:(四牌楼,商圈繁华逾百年(上))
频道推荐
  •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 ■图片新闻
  • “被需要的感觉挺好!” 合肥80后父亲捐献造血干细胞 挽救9岁陌生女童生命
  • “中国好人”在合肥之 86 周本元:爱洒慈善路 情满三河镇
  • 一生创作上千幅 《满江红》书法作品 他曾是合肥晚报记者
  • 热点阅读
    直播带货撑起双十一半边天 但普通商... 苏宁易购双十一搞了一场“三无”发布... 一名网瘾老头的游戏晚年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我的兄弟叫顺溜 《越过山丘》献礼民族汽车工业... 香港警队首支主题曲《捍卫香港》发布...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