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华语电影 今日外语电影 电影影评 电影经典台词
地方网 > 娱乐 > 电影 > 今日外语电影 > 正文

【专访】《沉默的真相》编剧刘国庆:现实主义的作品折射了创作者内心的困境

来源:界面新闻 2020-10-18 09:59   /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悬疑短剧《沉默的真相》豆瓣评分高达9.2,再度刷新了今年国产剧的评分新高。这部剧采用多线并行的叙事结构,将乡村教师侯贵平冤案、检察官江阳伸冤反遭阻碍、警察严良查明真相这三条时间线串联起来,讲述了一位检察官在疑点重重的案件里,用七年时间探寻真相,最终获取胜利的故事。

编剧刘国庆是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电影制作艺术硕士,由他担任编剧导演的短片《放生》曾入围2018年棕榈泉国际短片电影节竞赛单元。他也有着近十年的写作经历,曾为《南方人物周刊》《青年文摘》等杂志的自由撰稿人。

《沉默的真相》是刘国庆操刀的第一部网剧。短短12集,他和导演酝酿了近三年。近日,界面文娱和刘国庆聊了聊自身的经历、拍摄过程中的细节以及对于未来的规划。

这位刚刚在国内崭露头角的新人编剧告诉记者,现实主义题材对创作者而言是一种挺大的消耗,剧中人物的很多东西也是创作者内心想要表达的主题。比如,在他看来,剧中人身上都有一种“迷人的孤独感”。这种孤单感也是他希望在后续作品中探讨的方向。

左为编剧刘国庆,中间为导演陈奕甫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界面文娱对话编剧刘国庆

界面文娱:之前看到您在一篇演讲中提到了跨行业去南加大学影视的经历,能讲讲当初是怎么下定决心要跨界到这个领域的?

刘国庆:对,我原来是学机械工程专业的。但读电影其实一直是我内心的梦想。我小时候在一个部队大院长大,特别喜欢电影,当时部队每个星期都会放露天电影,我那时候经常帮忙倒胶片。每到放电影的时候,我总觉得像一个节日一样,第二天再去操场上,还能找到一些破碎的胶卷,用胶卷对着太阳看,好像又能看到昨天电影里面出现的人。

2009年我在北京中科院读研究生的时候在影视之路上走出了第一步,中科院当时离北京电影学院特别近,我就花了200块钱买了一个破自行车,每天都骑着自行车去对面学院蹭课听,当时听了很多老师的课,让我眼界大开。比如北京电影学院侯克明老师讲的《视听语言》,他会花好几个星期时间跟你讲《霸王别姬》,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讲。我当时觉得这里真是天堂。

后来我出了国,读博士的时候在美国中部一个大学,那个地方每天见动物见得比人还多。有一天,在一个破旧的地下实验室里,一个师兄突然问我有什么梦想,我说我想读电影,他当时跟我说,“国庆,趁你30岁之前,你想做任何事情,都要不计一切后果地去做。因为30岁之后你可能生活就固定了,机会就更少了”。这番话把我听哭了,后来我就申请了电影学院,非常幸运地被南加大电影学院录取了。

界面文娱:国外的影视学习体系和国内有哪些不同?

刘国庆:我觉得各有特色,北京电影学院世界排名也很靠前,我上了南加大之后感觉两者的区别就是北京电影学院用的是前苏联电影的教学模式,每一个专业都分得很细,文学系、摄影系、导演系,国外电影学院统一的是叫film production,大家都是处于一个特别自由的状态。课程设置上,国外电影学院非常不重视理论,但很注重实践,比如说摄影课就是在摄影棚里上,第一年要拍很多短片,计算机系统会把三个人随机地组合在一起,三个人必须要完成三个短片,同时轮流交换职位。比如第一个短片我是编剧和导演,然后另外两个同学是制片和摄影,到后期的时候,可能我要做这个片子的声音,另外一个人要做剪辑,剩下一个人做海报。总之通过这样的实践,当你第一年结束之后,就会知道自己最擅长的那个方向是什么,在第二年和第三年你就可以选课。因为我个人还是偏导演方向,我就修了很多中级导演课、高级导演课。

界面文娱:那你毕业之后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刘国庆:我当时上学的时候还休学了一年,2015年有个电影叫《三体》,导演组招导演助理,因为团队里很多人说英语,后来我就休学一年去《三体》剧组待了一段时间,在当时就接触了一些业界的剧组。读完之后,我在这边也参与了一些项目,但是一个华人在洛杉矶的状态其实是举步维艰的,可能这么多年大家都知道的只有李安导演,最近几年也就出了一个赵婷导演。我有一个同学是加拿大人,他是我毕业短片的摄影,他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特别有感触。他说,“我做梦的时候不会梦见洛杉矶,所以我没法在洛杉矶拍出特别动人的作品”。我当时特别震撼,想着如果有机会还是应该做中国本土特色的东西。

界面文娱:那你在操作《沉默的真相》时,想要传递的中国本土特有的价值是什么?

刘国庆:当时我跟奕甫讨论过这个剧的美学基础。电影创作通常要找到一个美学根源,比如说贾樟柯导演的《天注定》其实源头是几则社会新闻,最后他给这部电影找到的美学根源是《水浒传》,当时王宝强扮演的那个角色其实就是武松。紫金陈老师的小说看完之后也能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能找到类似的事例,当时我就跟奕甫导演讨论,觉得里面的几个核心人物特别像《史记》游侠列传里的人物,游侠就是“言必信,行必果,重然诺,不爱其躯”,有一种东方美学气质。

界面文娱:那你第一次看这个小说的时候给你情感冲击最强烈的事情是什么?

刘国庆:看完之后你会觉得故事中的所有人都是在生活中能够遇见的普通人。但是当他们突然一转身,身上散发出的人性光辉是特别温暖和动人的。江阳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意气风发、前途无量,他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当他面对那起案件的时候,第一反应跟我们所有人一样,是退缩的、犹豫的,之后他是被很多的浪花往前推着,直到最后他毅然决定要把这个案件查下去,最后完成了自我突破,我觉得那个东西就特别打动人心。

界面文娱:所以当时就有了通过三个人同时转身的场景去表达这种感受的想法是吗?

刘国庆:对,当时导演奕甫想着这三个空间里的三个人都没有见过面,怎么样能体现他们在三条时间线上都选择了向前这样一个决定?当时我们就讨论出了这样一个视觉化的方法。那几个镜头包括在追车那场戏里,严良和江阳有一个类似于擦肩而过的场景。

界面文娱:相比于原著,在这个剧里强化女性角色主要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刘国庆:因为小说本身有容量和字数的限制,不可能把所有人物写得面面俱到。当我们看小说的时候,对李雪、翁美香、葛丽这种受害者女性角色感到非常痛惜。后来我跟奕甫都觉得,在我们这个社会,如果有女孩受到欺负,很多人都会在背后指指点点,其实她们是受害者,她们不亏欠任何人什么东西,是那些加害者亏欠了她们。所以我们特别想看到女性的成长和崛起,看到她们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她要快乐,她要走在阳光下,她要追求自己幸福美满的生活,我们特别想看到这样的东西。所以后来我们就做了张晓倩这条故事线,当然另外一方面也是想着通过朱伟和张晓倩串联起三个时空。

界面文娱:你在学校的时候其实更偏向于导演这个方向,在这个剧里主要是扮演编剧的角色,这个对你来说存不存在一个过渡?

刘国庆:因为我之前从初中就开始给报纸、杂志写文章,写小说、散文、诗歌。其实我个人在写作方面可能经历了10年的磨炼,虽然产量很小,但是一直在写。奕甫刚开始做导演的时候也非常艰难,他也蛰伏了大约十年左右,一直在不断学习和沉淀,他能像今天这样一鸣惊人其实经历了漫长的等待。

界面文娱:在拍《沉默的真相》时,作为编剧,你其实也会和导演一起进入片场是吗?

刘国庆:对,在片场我从头跟到尾。

界面文娱:你和导演之间具体是怎么配合的?

刘国庆:导演会给我一个监听器,我就坐在奕甫的身后,每一条我都要看画面、听声音的。因为奕甫在现场需要掌控和关注的东西太多了,因为很多时候都是多机位拍摄,所以在他面前的是好几个显示器,他需要关注演员的表演、镜头的运动、声音是否清晰等等情况。我首先会特别关注演员台词和表演上一些细节的东西,看到一些问题会及时跟踪反馈。

界面文娱:在这个过程中你们会根据实际情况去调整剧本吗?

刘国庆还真有,而且有很多精彩的地方都是奕甫导演和演员在现场磨合出来的。比如说“火锅三兄弟”其实在整个剧中有三次尝试拥抱的过程,当时在写剧本的过程中,都只是非常简单的一笔带过。第一场,朱伟从警察学校待了几年出来之后,他想让江阳给他一个拥抱,江阳说太矫情了,然后朱伟把包扔给江阳,江阳把包扔回去,说自己拿着。第二次的时候,江阳蹲了两年大牢,从监狱出来之后,这个时候朱伟上去给了他一个拥抱,陈明章在旁边看着。第三次是江阳自杀前,三个人都拥抱了,这就是现场做出的决定。当时拍第一场的时候,奕甫导演跟白宇老师,赵阳老师和田小洁老师就讨论,第一次的拥抱是否有足够的动机,大家觉得情绪还没到。第二次,江阳进了两年监狱,出来之后人生全被毁掉了,所以朱伟那个时候才有给他一个拥抱的冲动,但陈明章还没有动。但是到最后一次,真的是此时一别再见要到下辈子了,当朱伟冲上去抱住江阳的时候,陈明章也绷不住了,抱上去然后说“好兄弟,下辈子咱们再在一起喝酒”。

界面文娱:在有了一部代表作之后,你会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更明确的规划吗?

刘国庆:能做《沉默的真相》这个项目,我个人是非常幸运的,未来我个人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计划,最近我也在跟奕甫导演接触一些项目,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有价值的题材,然后做一些突破和创新,目前还在找题材的过程中。

界面文娱:《沉默的真相》火了之后,是不是会有很多类似的项目找到你呢?

刘国庆:对,有很多悬疑项目,包括买了紫金陈老师作品版权的一些公司也有接触,有短剧也有电影。

界面文娱:你们不会限制是电影还是电视剧?

刘国庆:对,这个没有什么限制,因为你看我们做剧用的视听语言其实都是电影的视听语言。

界面文娱:其实在国外电影和电视剧的学习系统是打通的?

刘国庆:对,我上课的时候真的是没有听说过因为这是一个剧就你要怎么样,因为你那是个电影就要怎么样。所有的东西都是一致的,包括对画面的构图、对声音、对表演、对镜头的选择这些要求都是一致的。

界面文娱:你会觉得暂时在悬疑这个类型上遇到瓶颈了吗?所以更想要在其它的类型上去寻找一些突破?

刘国庆:对,因为《沉默的真相》是一个现实主义题材,这种题材对我跟奕甫来说是一种挺大的消耗,虽然只有12集,但我们做了三年。我们目前来说还是想尝试一些其它类型的作品,比如我们俩都是科幻迷,我们也都喜欢一些历史类的东西。

界面文娱:现实主义题材对你们的消耗主要体现在哪方面?

刘国庆:创作的过程中,其实剧中人物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们内心想要表达的主题。我觉得每一个作品其实都是作者当下内心困惑的方向。比如说我跟奕甫都是科幻迷,都会对“孤独”有特别敏感的见解。当时看完《星际穿越》之后,所有人都走了,我在电影院哭了15分钟,当宇航员困在高维空间里想要透过书架跟女儿沟通,却一句话都说不出的时候,那种孤独感让我特别难受。《机器人瓦力》我也是看一次哭一次,里面那个小机器人每天都会特别孤独地处理垃圾,之后回到自己的小拖车里。有时候拿到一个叉子和勺子,它会把叉子放到一块,勺子放到一块,但是当勺子中间出现叉子的时候,它就迷惑了。它会看电视,电视里边有歌舞,它就情不自禁地跟着唱、跟着跳。

那种非常迷人的孤独的东西,其实也是我们在这个片子里的体证和回答。比如,严良的身上带有诗人一样的孤独感。比如,江阳、朱伟、陈明章,所有这些坚守内心正义,寻求司法公正的英雄们、游侠们,他们身上也都有一种非常孤独的气质。所以说,当严良面对朱伟的时候,他说在这个城市可能有几百万人,但能说话的只有刘明洋一个人,直到发现这个案件的背后有一个使命,我才发现你们比我更孤独。现实主义的作品折射了创作者内心的困境,我所说的其实是那样一种消耗。

界面文娱:从编剧的角度出发,在搭建“悬疑宇宙”方面,你还有哪些思考吗?因为现在的串联其实是一个比较初步的串联。

刘国庆:严良宇宙其实是当时爱奇艺平台几位制片人提出来的概念,因为《无证之罪》、《坏小孩》、《长夜难明》都是紫金陈老师的心血之作,里面的体系、人物的名称都是一致的。所以当时就提出来能不能在三部之间建立一些关联,但是因为三部作品里,严良这个角色都是不同的人来演,所以难度其实还挺大的,因为不同演员都会有不同的输出,表演方法也不一样。比如说《沉默的真相》就是在和《无证之罪》之间建立关联,《无证之罪》里面的严良实际上带有一些痞气,在经历了丧子之痛,破了雪人案之后,雪人对他其实也有一个很大的震动和影响。经过时间的冲刷之后,我们觉得这个人物会变得更加内敛和克制,然后我们就通过妻子跟他离婚,孩子在《无证之罪》中遇害,然后在审讯的过程中离开,张超就说听说你前几年破过雪人案,我们就通过这样一种微弱的关联去尝试贯穿“严良宇宙”。

我觉得今后这样类似于几部曲的作品如果想做一个所谓的宇宙,其实可以有更大的尝试。比如说“漫威宇宙”里面所有的人物在不违和的情况下都可以互相打破空间,找一个层面进行叙事。我觉得有很多东西是可以做的,这次我们只是做了一个小小的尝试。

界面文娱:之前国内悬疑特别喜欢改编日本推理作家的作品,今年刚好口碑最好的两部都是紫金陈老师的小说。你会觉得改编国内悬疑推理作品,相较于国外更容易把握一些吗?

刘国庆:本土化一直是困扰行业的难题,包括翻拍,包括国外IP的引进和落地。比如我上周看完《半泽直树》那个片子。你看本身银行金融体系可能在世界各地基本上都是一样的,都是一种比较乏味的数字工作。像这样一个题材,日本演员的处理方式就是一种强舞台化的表演,他所有的表情、所有的举动都是非常夸张,通过那个东西来传递一种情感和价值。我当时看到第二季最后一集,特别惊叹,觉得可能这样一个题材只有用这样一种日本式的表演才能够让人看得特别激动。每一个题材、每一个国家都有它自身的优势,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其他国家的东西我们引进来本土化的时候会遇到很多的困难,可能我们的生活方式、文化传统和表达习惯是存在天然差异的。

界面文娱:今年《沉默的真相》包括迷雾剧场的播出已经对短剧起了非常好的带动作用,你觉得短剧要在国内普及后续的难点会在哪里?

刘国庆:我觉得短剧可能是一个趋势,因为观影习惯其实跟我们日常生活的节奏感是息息相关的,现在我们的时间越来越碎片化,注意力越来越有限,所以我感觉未来的趋势会是短剧。但是短剧的投入和产出情况还不像长剧那样理想,怎么样能够回本可能是目前来说制作者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界面文娱:那你在编剧的过程当中会考虑怎么样尽可能地节省成本吗?

刘国庆:说白了我们这个团队真的是新手,大家都年轻,有点“愣头青”不管不顾的样子。我跟奕甫当时在剧作层面上的创作有接近300个场景,之前没有人拍一个12集短剧会有300个场景的,普通的可能就是100个左右,后来我们删到了200个左右。即使200多个场景,70天也拍不完,所以后来我们又新加了一个B组帮忙。

界面文娱:这个场景容量比一般的美剧还要大吗?

刘国庆:我个人感觉美剧现在其实做得特别精简,首先要看类型,比如说《真探》、Netflix的德剧《暗黑》,这些剧可能用的空间真的是非常少,它在非常有限的空间里来回穿梭讲故事。如果空间少、场景少的话其实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审美疲劳,怎么样通过戏剧上的构建去避免这种审美疲劳,我觉得可能是我们下一步需要探索的方向。

现在我跟奕甫都在看项目,我们最看重的东西就是它的核心价值,也会考虑这是不是当下我们特别迫切地想要阐述的东西。比如我刚才说的那种孤独感就是我们当下特别想要探讨的一个方向。当然,有时候你能碰见什么项目也是一种缘分。

新闻推荐

精彩! 丝路电影节明开幕 欢迎活动抢先看

丝路电影节欢迎活动彩排太极融合古琴秦腔遇到歌剧电影歌曲串烧金甲武士雄武鸾凤飞天助兴……“进了永宁门,都是西安人”,第...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天空之眼瞰深圳2020-10-17 12:48
评论:(【专访】《沉默的真相》编剧刘国庆:现实主义的作品折射了创作者内心的困境)
频道推荐
  • 英国钢琴家对“猴”弹琴
  • 线上占卜真能“指引人生”? 警惕在迷茫焦虑中沦为被诈骗对象
  • 河北东光:包装机械产业走向海外
  • 传奇球星马拉多纳突发心梗去世 阿根廷哀悼三日
  • 韩国“N号房”一审宣判 主犯被判处40年有期徒刑
  • 热点阅读
    爆款剧男主更是综艺梗王“东北怼王”... 新版《鹿鼎记》中演技受质疑 被指用... 刘青云营救“定时炸弹”刘德华 《拆...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葛优、雷佳音领衔 《古董局中局》 打... 王千源:演绎角色,就像跟观众“捉迷藏“... 保险热点 王一博成平安人寿首位产品...
    热点排行